【博物馆评】三星堆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 李白《蜀道难》

三星堆名字来源

所谓的三星堆是因为它有三个土堆,土堆是圆丘状的,加在一起二三百米长。在土堆的北面有一条河,这条河叫马牧河,马牧河的北岸有一个弧形的台地,高出其它的平原地区。因为它的外形很像一个月亮,当地人就把它命名为月亮湾,月亮湾与三个土堆隔河相对,当地人专门形容这个地形叫做“三星伴月”,三星堆的名称也是从此得来的。

三星堆遗址平面图
三星堆遗址平面图

三星堆的发现

1929年2月,农民燕道诚挖地的时候发现很多玉器碎片。

1934年华西协和大学一位美国教授葛维汉也在同样的地方发现很多玉器碎片。

1986年7月,四川大学考古系在这个地方发现一个深坑,长4.5-4.6米,宽3.3-3.48米,深1.4-1.6米。考古人员在这里发现了400多件排列密集的文物,这些文物里面有玉器,还有178件青铜器,最让考古人员兴奋的是一件金杖的出土,金杖1.4米长,重是463克。考古人员把这个坑命名为“一号坑”。

在1986年的8月份,在一号坑边上又有一个布满了各种文物的坑被发现了,也就是现在我们命名的二号坑。二号坑的长度是5.3米,宽是2.2-2.3米,深是1.4-1.68米左右。二号坑里的文物数量甚至要超过一号坑,各种青铜器密集地摆放在一起,最后在清理的过程当中,总共发现了1300多件文物。这些文物特别有特点的地方,就是它有些是被人为损坏掉的,全部都残破了,还明显看得出被火烧的痕迹。除此之外,还看到很多的碎的骨头,这些动物也都经历过“焚烧-掩埋”的这个过程。

二号坑里面出现的文物更加奇特、神秘,包括有一个2.64米的青铜立人和青铜神树。

2021年3月20日,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中新发现的6个坑已出土了500多件重要文物,其中3个坑中发现有象牙。3月21日,三星堆考古“上新”继续进行中,4号坑一根重达100多斤的象牙被完整提取 ;4月12日,三星堆遗址3号坑一件完整的圆口方尊被成功提取,这也是经科学考古发掘出土的完整首件圆口方尊

三星堆文物

“四不像”。出土文物主要涵盖了陶器、玉器、青铜器、金器,和象牙、海贝类似这种动物制品的五大类质地的文物。每一种质地的文物,它也可能同时代表着不同地区的文化。比如陶器,我们就发现了很多的器型跟中原地区是相像的,包括陶豆、陶簋,大体上是沿袭了中原地区的夏商文明;

而青铜器就比较复杂了,它既有传承中原文明的一些器型,比如尊和罍,尽管小有不同,可是从器型和纹路上,与中原地区考古发现的很相像,可以说是直接传承的关系。

太阳形器这个器皿可能是跟太阳崇拜有关。作为成都平原古族的信奉习俗,“太阳崇拜”一直延及东周。据《华阳国志》记载,末代蜀王族的号为“开明”,一般认为,“开明”词义与“太阳升起”密切相关,如《楚辞•天问》所谓“何阖而晦?何开而明?角宿未旦,耀灵安藏?”即是旁证。
太阳形器这个器皿可能是跟太阳崇拜有关。作为成都平原古族的信奉习俗,“太阳崇拜”一直延及东周。据《华阳国志》记载,末代蜀王族的号为“开明”,一般认为,“开明”词义与“太阳升起”密切相关,如《楚辞•天问》所谓“何阖而晦?何开而明?角宿未旦,耀灵安藏?”即是旁证。

可是有些器型可以说是我们完全没有见到过的,比如一个类似于现在的方向盘的一件文物。它既像一个方向盘,又像一个轮子,最早定名为轮型器,后来改名叫太阳形器。还有很多的像眼睛一样的青铜器,有可能是悬挂在建筑上的一些装饰物;再有大量的人面具,是一个人的头部,它的面貌可以说也是绝无仅有的。

三星堆青铜人像分为辫发型和筓发型
三星堆青铜人像分为辫发型和筓发型

三星堆的金器也特别有特点,2021年3月份刚刚发现了半个金面具。除了三星堆之外,在四川平原另外一个特别重要的考古发现,金沙考古也发现了大量的金器。

最后在考古坑里面发现大量的象牙和海贝。而初步断定这些象牙和海贝是来自于很遥远的海外,而不是当地的产品。

金杖在历来的考古发现当中发现很少,而且它的上面是布满纹路,有人面纹、鸟纹、鱼纹。
金杖在历来的考古发现当中发现很少,而且它的上面是布满纹路,有人面纹、鸟纹、鱼纹。
黄金面具
黄金面具

从这些考古发现的物品当中来断定,就发现它所传承的文化,包括中原文化和中国不同地区的文化元素。类似的金面具、金权杖,还有青铜树,又涵盖了很多来自于西亚和中国境外的一些文明元素。

三星堆历史分区

考古人员仔细对一号坑、二号坑的地层进行了研究,发现这个地层至少涉及到了4个不同历史分区。

第一个地层基本上断定在4800-4000年之间,有的专家说是4500-4000年之间,在这个时期,命名为三星堆一期。这个时期的文物的发现,也就是这个坑最底部最深的地方,它基本上跟中原文明是很接近的。

前两年在四川的新津县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这个遗址后来被命名到宝墩文化,宝墩文化大约有5000年了。这个城址是至今发现的中国远古的古城当中,面积第四大的,除了陕西的石峁、浙江的良渚、山西的陶寺之外。

最神奇的地方就是在其他三个古城,我们发现了很多的文物,而宝墩这个地方,除了陶器之外,基本上没有发现什么重要的文物,所以这也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宝墩文化发现的陶器基本上跟三星堆最底层,也就是最古老这一层能够重合在一起,可以说是有关联的、有传承的。

三星堆二期的时间差不多是4000到3600年,而这个时期出土的文物跟一期相比是完全没有关系的,是完全不同的。你就会发现文化是在剧烈变化当中,出现了很多前所未有的新元素,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是众说纷纭。

依次往后推,三星堆的三期地层时间跨度差不多是3600年前到3100年前,四期是3100年前到2900年前。

大体上我们来划分三星堆的历史,它是经历了新时期的晚期,一直到商代中期,之后到商代末期,就能看到最初困惑考古人员的有关的断代问题,是因为它的历史跨度太久远了,它经历将近一千七八百年的时间,而我们具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当中,人类历史当中能够跨越千年的王朝,是绝无仅有的。

三星堆的用途

祭祀坑

最初的发掘者在起草发掘简报当中就使用了“祭祀坑”这种解释。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就是坑里面出现大量的祭祀用的礼器,包括青铜树、青铜人像,都是跟祭祀有关,也就是跟远古宗教有关。尤其是发现了很多人面像、人头像,并不是神像的样子,更像是祭品,也就是人祀的替代品。人祀,Human sacrifice,在远古把人杀死了以后,或者敌方的俘虏杀死以后,来拜神。

随着文明程度的增加,大家不用真人来祭祀了,就需要一种替代品。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人只有青铜的头部,甚至我们想象当中有可能是用其他材料,比如木头或者泥塑做出来的。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坑里面出现了被烧过的骨头,器物被焚烧过。在古代很多的原始宗教,都有一个祭奠的过程叫做燎祭,也就是用火焚烧,《圣经·旧约》里面有很多类似这样的记载。

祭祀坑的说法刚刚出现,就引来不少的争议。争议也主要来自两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坑中的器物种类太多了,除了祭祀用的礼器,还有神坛、神庙、铜立像、青铜头,而青铜头像、青铜面具、金杖这样的宗教性的神物,在祭祀神的时候,完全没有道理把神像和神殿的一些用品,全部都打碎了以后放在一起。

更何况古代祭祀是经常性的,每个月都有祭祀和祭典,一次祭祀就把这么多的神像、祭品全部都打碎了埋藏在这里面,这种行为太奢侈了。即便是当时文明程度要超过三星堆的商王朝,也从来没有发现过类似这样的考古遗迹。

从这里说把它定性为祭祀坑,有点说不过去,随之而来就有很多一些替代的观点。比如有“葬物坑说”,考古学家徐朝龙认为这两个坑是三星堆被敌人征服之后,“犁庭扫穴”的结果——征服者也就是打败了三星堆的胜利者,将以前三星堆人用的权杖、神像、礼器全部打碎,之后烧,再埋葬。在中原地区,确实存在过这种情况,我们管它叫做国破庙毁。

可是对这种观点的反对意见同时又出来了,认为战胜国一般不会把这么贵重的器皿,损毁了以后再掩埋了。因为当时青铜是战略物资,同时也是相当珍贵的礼器,甚至它的价值要超过黄金。也就是说敌国之间有再大的仇恨,也没有必要把这些奢侈品打碎了以后掩埋,完全可以重新回收使用,所以“葬物坑”也并不是完美的说法。

窖藏说

另外又出现了一个“窖藏说”,我们假设三星堆被敌人围困了,在最后的时间,大祭司就把所有的珍贵的物品,为了不留给敌人全部都毁坏掉,再烧掉,最后再掩埋起来,他再以身成仁,自杀殉国。可是我们见过很多人的窖藏坑,比如青州的佛像窖藏,都是摆得整整齐齐的,一层一层的,很有规律的,也可以体现出当时掩埋的时候,掩埋者对这个器皿的尊重性。

现在我们要说三星堆这两个坑里面掩埋的全部都是国之重器,也就是跟祭祀的家庙有关的。在国破家亡的时候,掩埋的时候一定是充满了敬意,没有必要把它愤怒地凿毁,再用火去焚烧。

巫术厌胜说

另外一种说法叫做“巫术厌胜说”。“厌胜”什么意思呢?最典型的就是我特别恨一个人,我表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我就做个小人,拿大头针扎这小人,这就是最典型的厌胜,也就是巫术。

巫术在古代一直很流行,甚至在清代,世界已经完全进入到近现代史了,可是中国还有很多类似被巫术判刑的事件,我们可能听说过康熙皇帝曾经把太子给废了,就是因为传说当中的太子诅咒康熙,这就是厌胜。

所谓“厌胜说”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三星堆人把他们的敌人所使用的这些宗教器皿拿在一起,用敌人的宗教器皿去代替他们敌人本身,把这个砸碎了以后,用巫术的方式在精神上来惩罚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