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蜜》影评

你会爱上我,我会爱上你,都是因为寂寞。

邓丽君《甜蜜蜜》

Comrades: Almost a Love Story

这是这部被称为最伟大的香港爱情电影的英文名字。从这个英语名字就可以推测,也许在导演心里,男女主之间的感情可能不是爱情。

第一次听说这电影是在听了2014年张曼玉在草莓音乐节上惊为天人的现场演唱《甜蜜蜜》(号称被恶魔亲吻过的声音),然后知道了她有部同时斩获金像奖,金马奖最佳女主的电影也叫《甜蜜蜜》。2015年情人节,修复版重映的时候在电影院第一次看这部电影,当时就好喜欢这个故事。最近又重新看了一遍,却发现对电影有了不同的理解,同时也体会到时代的改变。

黎小军为了赚钱结婚来到香港,李翘也为了赚钱来到香港。两人从在麦当劳相遇,在陌生的城市里面成了好朋友,相爱,一起赚钱,亏钱,一起听邓丽君的歌,却又不得已因为黎小军的婚约而分开。李翘认识了爱她的,她也爱的黑社会大佬豹哥,黎小军也将女朋友小婷接来香港结婚。在黎小军婚礼上,黎小军和李翘相隔几年后再次见面。之后两人接触,似乎还是忍不住对对方的感情,黎小军跟他老婆小婷坦白,李翘却在向犯罪准备逃亡的豹哥坦白时,被豹哥感动,跟着豹哥逃亡去了台湾。两人就此分离,后来两人阴差阳错都来到了纽约,也都没有了另一半,在邓丽君去世的那天,两人在同一家电视机店门口听着这个新闻,再次遇到了彼此。

电影结束在两人再次相遇

最后的相遇

最后的相遇

第一次看的时候,被最后一个镜头深深打动,感觉命运真的神奇,兜兜转转,两人终于再次相见,并且此时都没有了其他牵绊,有情人终成眷属。

但第二次看的时候,却有了疑问,他们最后真的会在一起吗?

他们可能只是小小激动了一下,然后一起吃了个面,叙叙旧,然后就各自奔着自己的生活去了。

就像导演采访说的,最后安排他们两人见面只是为了迎合观众,如果他们真的能在一起,那么他们两人早就在一起了。

只是朋友

在陌生的环境,最早认识的人很容易对彼此有依赖,也很容易发展成爱情。

李翘告诉黎小军他是她在香港最好的朋友

他爱上她,她爱上他,都是因为寂寞。在异乡孤独的状态下,两个人逐渐无意识地靠在一起。

两人在除夕夜关系更进一步

但两人却只能骗自己,他们只是朋友。

因为黎小军来香港的目的是赚钱娶天津的女朋友小婷,李翘来香港的目的也不是嫁一个大陆人。

但也许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也许情感最终战胜了理智,相隔几年再见后还是忍不住对彼此的感情,越是刻意保持距离,心里越难受。

全剧最喜欢的一个镜头,两人在雨中相吻

可能看到这里你会觉得这就是一个有爱情的出轨故事。似乎出轨伴随爱情就有了正当性,也变美了。

爱情这个东西,我也不太懂,但如果我是黎小军,我也希望能在异乡遇到一个李翘。

每个人都愿意相信自己是李翘和黎小军,而不敢承认自己其实是小婷。

其实看这电影给我更多的感受是漂泊,奋斗,异乡,孤独以及时代的变迁。

并不觉得《甜蜜蜜》在歌颂爱情,导演也并非想塑造两个真爱至上的男女主角,我觉得他更倾向于表达在那个时代背景下两个异乡普通人生存奋斗的故事,他们有软弱也有闪光点,有不安也有享受过短暂的温存,他们不坏可也不那么好,可能就像生活中的你和我,并无特殊。

电影里有几个点很能戳中我。

麦当劳

黎小军认识李翘是在麦当劳。

黎小军赚了钱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尝这个当时在内地还没有的“洋玩意”。

两人“第一次“见面在麦当劳

感觉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对于我们90后这一代小时候来说也绝对是奢侈餐饮。记得小时候,整个重庆市只有解放碑最中心有一家肯德基,每次“进城”(重庆之前把去解放碑叫做进城)最念念不忘的事情就是去吃肯德基,当时肯德基超级火爆,买了餐后根本找不到位置。还有必胜客,记得我姐姐第一个月拿工资的时候,说带我去吃好的,就是去吃的必胜客,当时超级开心。

赚钱

两人来香港的目的都是为了赚钱。

两人认识也是因为李翘在麦当劳打工碰到黎小军,然后当中介介绍黎小军学习英语。

李翘当中介介绍黎小军学习英语
看到银行账户有积蓄的开心

两人尝试各种各样的花招赚钱,卖花,卖邓丽君磁带,当厨师,当按摩师,炒股,炒外汇。赚钱的时候一起开心,亏钱的时候一起伤心。

股灾后存款变成两位数

他们的奋斗史,也让我想起自己赚钱的经历。

第一次想着要赚钱是读大学的时候,在广州准备读书休息的时候找个兼职,结果还没开工就被黑心中介骗了两三百保证金。

第一次赚钱可能还是大一结束后拿的奖学金,当时开心死了,却没有告诉父母,因为怕他们就此断了接下来几个月的生活费,偷偷拿这笔钱买了一个Mac Air,6年过去了现在我还在用这台电脑。

大三的时候,面试了几家实习,所有的面试都被刷了,突然意识到学校学的和工作要用的根本不一样,还好实验室老师提供了在深圳的一个初创公司的实习机会,这也算是自己第一份正式工作。当时住在深圳最大的城中村--白石洲,虽然那附近混乱的,但当时和几个同龄的师兄师弟住一起,现在想起来只觉得挺好玩的。印象很深刻的是,自己喜欢吃辣的东西,正好住宿门口有一家绝味鸭脖,在家吃父母还不觉得,自己买了才知道,原来自己喜欢吃的鸭脖和鸭肠这么贵。买那么一点点就要20多(现在看起来不多,但对刚赚钱的自己已经挺多的了),所以当时都是要忍一周才吃一次。

大四的时候,找了一份兼职,在线教托福阅读(没错,2015年就开始搞现在2020年最火的线上教育),收入几乎可以满足自己每个月的消费。唯一尴尬的是上课的时候在寝室,会觉得吵到室友。后来因为网络不好或者出门在外,有时还会去网吧教课。印象最深的是,2015年底去海南找来避寒的家人,在网吧上完课后,回去的时候得知外婆去世的消息,而家人都在等我上完课回去收拾东西回重庆。

虽然很戏剧性,但我在我外婆的葬礼上接到电话收到了我下一份工作的Offer,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实习。这次实习也认识了好多朋友,同时最开心的是几乎用休息时间逛遍了北京。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的室友是一个日本人,他第一次到宿舍的时候,我正在吃榴莲。

来美国读研,突然一下子感觉好穷,觉得什么都贵。于是在学校找了一个Grader的工作,真的又累钱又少,但事儿又多。没有任何美好回忆,可能唯一好处就是让我很早拿了SSN,可以申请信用卡。

第一年的感恩节,由于想赚点外快,去了一个华人开的快递公司打包快递,一天下来几个小时完全重复地封包裹。最后一天拿到了80美元薪酬,觉得太累了,手也酸痛,觉得需要奖励下自己,于是买了一件100刀的衣服,并且没有再去。

研究生第一学期找实习的时候又遇到了大三找实习的囧境,这次更惨,突然一下好像美国计算机市场饱和了,自己投的简历没有一份拿到面试(自认为简历并不差)。当时想着如果没有实习,明年暑假回国觉得好没面子,而且没有实习,正职也不好找。那段时间真的很难熬。戏剧化地是,最后自己只收到了Amazon的Online Assesment,做完竟然没有面试就拿了Offer。

Amazon实习的时候为了便宜,住在UW华盛顿大学的兄弟会附近。实习期间为了拿到Return Offer很努力地工作了三个月,每天回到家都觉得好累,但学生们却夜夜笙歌,突然一下就能感觉到自己老了,感觉熬不动夜了。

接着就是Amazon正职工作,突然一下子有一些可以支配的小钱了,于是开始乱来,搞投资了。2018年入市的时候正好是巅峰,中美贸易战前夕,自己又很傻碰了自己不太懂的期权,加杠杆,一年时间亏了所有的Sign On Bonus。

感觉自己和电影中的人物很像,都想着有法子赚钱就好了,大家说股票好就跟风买股票,说比特币好就更风买比特币,到最后赔得多,赚得少。

归去

(Visited 111 times, 1 visits today)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